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乔继英 > 华尔街炸锅了:为什么做丙肝神药的化药公司Gilead花119亿美金收了免疫治疗生物药公司Kite

1
2017

华尔街炸锅了:为什么做丙肝神药的化药公司Gilead花119亿美金收了免疫治疗生物药公司Kite

2017年8月28日,是个好日子。不光日子听着吉利,这一天,一家名为吉利德的制药公司宣布119亿美金现金收购KITE。

绝对是重磅消息!华尔街炸锅了!CNBC滚动播出:Gilead buys KITE for 11.9B$。并明确对Gilead此项交易极力点赞,Perfect buy for Gilead。


股票市场也对此项交易表示了反应,Kite股价涨了28.43%,与Gilead宣布的收购价几乎相同,Gilead本身涨了2.6%。

由于以下三大原因,这几年大药企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1)政府控费。全球控费,地主家的余粮也不多,医疗支出是个无底洞

(2)专利悬崖。一旦过了专利期,一大帮的仿制药公司虎视眈眈等着扑上来

(3)NME新药申请下降。之前说10年10亿美金研发一个新药,现在你扔10亿美金试试,能砸出一个新药算你牛的。

所以各种原因的收购很多。


比如辉瑞曾经想1600亿美金收购艾尔建避税被否了,美国政府说我想着多征税还来不及、你还想少交。

比如Baxalta刚从百特独立分出来没多久,就被Shire盯上了,320亿美金成交。

连咨询服务、CRO机构都合并了,比如IMS就和Quintiles合并了,最大的医疗市场咨询机构加药物研发CRO龙头。


因为日子不好过,基本上各大药企都在盘点倒腾自己的资产,先把非主营、暂时照顾不了的业务剥离卖掉,或者和邻居竞争对手置换下,就好比我家大米换点你家香油,重新组合下,大家的业务更聚焦,成本更低,好度过这激烈的市场竞争。

但是,像Gilead和Kite这样两家都是超明星公司的组合,是让市场大大意外了的。两家都是纳斯达克上市公司,都是各自领域的superstar,但是是不同的领域,怎么会走到一起的?


一. 收购方Gilead


Gilead有多牛?1987年在美国加州成立,虽然号称自己是生物制药公司,1990年就出了一个治疗真菌感染的注射脂质体Ambisome,但是并没有成为重磅药blockbuster。公司1992年在纳斯达克上市,2002年才开始有正的现金流。


公司的优势治疗领域是各种抗感染,

(1)抗真菌的Ambisome;

(2)抗HIV的Viread、Emtrira、Truvada(其实是Viread+Emtrira联合用药)、Eviplera、Stribild、Vitekta、Genvoya、Descovy、Odefsy;

(3)抗乙肝病毒HBV的Hepasera、Viread(这个药既能治疗HIV感染、也能治疗HBV感染,牛的)、Tybost、Vemlidy;

(4)抗丙肝病毒HCV的Sovaldi,2013年获得FDA批准;Harvoni;Epclusa;Voseva。


其中,Sovaldi就是名噪一时的丙肝神药,一千美金一片。上市第一年销售额就突破了100亿美金。


瞻仰下Gilead牛轰轰的每年获得FDA批准药物年代表。以后每年投资的案例也能成这样就好了。

不管怎么看,Gilead是家超牛的、在各种抗病毒治疗领域的明星公司。很早就在HIV领域推出了两种新药加一起的cocktail组合疗法,后来的丙肝药也用了这种成功经验。从药物类型上看,也是pills化学药为主的。


当然,Gilead也是一个擅长收购的高手,1999年公司还没有正的现金流的时候他们就收购了Tamiflu。对,就是那个达菲,可以治疗SARS的。可能大多数人知道达菲是罗氏的,但其实罗氏主要负责营销,原研是Gilead的(有20年专利权),当然Gilead也是收购的。


看看Gilead 从2014-2016年这三年的财务数据。13年丙肝神药上市销售后,14、15年的数据超级亮眼,到了16年,财务数据却出现了下滑。

从分产品销售收入看,其他产品收入变动不大,14年开始,HCV也就是丙肝药对公司贡献了14年近120亿、15年近180亿美金的销售额,可是16年降到了140亿美金左右。

面对财务数据的下滑,大多数的公司肯定也会想到收购,收购细分同行业公司,挤压竞争对手。可是,从1999年就开始做行业收购的老司机Gilead没有走寻常路,他们没有收购抗病毒类的公司、没有收购化学药的公司,却收购了一家做做生物制药的、癌症治疗公司!

你说牛不牛?服不服?


虽说都是靶向药吧,小分子化学药和生物药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再看看KITE有多牛。


二. 被收购方KITE

公司2009年在加州成立。

Kite做什么的?就是现在大火的细胞免疫治疗。公司有两项平台技术,分别是CART和TCR。T细胞治疗说白了就是,人体本身的免疫细胞T细胞在正常情况下是可以消灭掉癌细胞等坏细胞的,癌症病人的T细胞出了问题没法消灭癌细胞,怎么办?把失能的T细胞取出来,基因工程改造下,让这些T细胞恢复消灭癌细胞的功能,再把这些T细胞打回患者身体。大概就是这么个原理。有点像我们中医,激发和恢复人体自身功能来治疗疾病。不过,这种想法听着简单,实施起来有很大的技术难度。具体多难先不讲了,下次有机会再说。


其中,CART中的CAR是指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CAR),就是嵌合抗原受体技术方法。

TCR是指T Cell Receptor (TCR),指T细胞受体技术方法。


总之,就是Kite是细胞免疫疗法的龙头企业,虽然说公司的产品还没有最终获得FDA认证,但是名声和实力早已在外。


瞻仰下公司的CART和TCR pipeline,获得FDA那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CART和TCR到底有啥不同?技术不是为了技术而技术的,技术是为了应用、解决问题的,相对来讲,CART治疗血液肿瘤白血病更有效,TCR治疗实体瘤更实用。当然,液体肿瘤相对来讲比实体瘤好治疗些,所以CART的临床进展比TCR快。

三. 收购方Gilead为什么收购被收购方KITE?


用Gilead的官方语言更有说服力。

(1)Immediately Positions Gilead as a Leader in Cell Therapy。Gilead马上就能摇身成为细胞免疫治疗领域的龙头企业。这可是Kite研发团队三十年才出来的成果。


(2)Kite’s Lead CAR T Therapy Candidate, Axicabtagene Ciloleucel, Under Priority Review in the U.S. and Expedited Review in the EU。Kite的一个CART药物马上就能获得美国FDA和欧洲批准了。FDA大约在2017年末。


(3)Provides Broad Pipeline in Hematologic Malignances and Solid Tumors and Robust Platform for Continued Innovation。为Gilead在血液肿瘤、固体瘤领域提供了超多超牛的pipeline,当然还有后续研发平台。


(4)Leverages Gilead’s Expertise in Rapidly Advancing Therapies to Address Unmet Patient Needs。可以将Gilead在以往新药销售方面的经验嫁接给Kite的新药。想当年,Gilead的丙肝药不仅卖得贵、而且卖得多,第一年销售额就破百亿美金的。


这么好的deal给我我也愿意做。主要的问题有两个,第一你有没有这么多现金,119亿美金;第二,Kite愿不愿意卖给你。


所以,Gilead的CEO John F. Milligan是个牛人啊。这决策能力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能以一家丙肝药明星公司收购一家肿瘤免疫治疗公司。当然,公司早有布局肿瘤领域的计划,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方式。

当然,做deal的FA也很牛,Gilead的FA是BofA Merrill Lynch和Lazard,Kite的FA是Centerview Partners。

有注意到吗,他们都是加州的公司,可能沟通起来更方便些。


再次为Gilead的漂亮交易鼓掌。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乔继英 乔继英

专业投资人,15年以上研发、市场销售、投资经验,覆盖中早期风险投资、preIPO、并购、FOF母基金等领域。曾在淡马锡祥峰、罗氏诊断等工作。清华大学本科、医学院博士,香港中文大学金融MBA,两校客座讲师

个人分类

文章归档